中国书房》自我监控+外包审查,中国网路文学平台哀鸿遍野

2020-06-15

中国书房》自我监控+外包审查,中国网路文学平台哀鸿遍野

(素材取自Unsplash,图片合成:陈宥任)

「从0到1不容易,但从1到0可能就在一夜之间。」这是月前中国人民网(people.cn)与新榜学院于北京合办「风控师训练营」的宣传文案,意指中国新媒体倘若没有做好「内容风险控管」,当局可以随时让你说关就关。

这段话不单充满白纸黑字大喇喇的威吓感,同时也是中国正在发生、且逐年加剧的现在进行式。

近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断扩大对网路的思想控制,致使中国的内容审查制度越趋收紧、严打。许多大型数位集团(例如腾讯、百度)与各种游戏平台早已自雇审查员,用以配合政府「扫黄打非」的政策名义,来删除用户各种「政治不正确」的言论。


中国书房》自我监控+外包审查,中国网路文学平台哀鸿遍野

新媒体内容风险防控实战训练营文宣(取自人民网)

网路文学自我审查,风声鹤唳

中国的网路文学每年创造百亿产值,知名的文学平台如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等,不论是读者数或写手数量都创下了海量人潮。近几年来中国作家协会在各地相继成立网路作协,辖下的鲁迅文学院甚至特别开设网路作家班,以扶持网路文学的发展。

然而在越来越紧缩的言论控制下,轻则用户被锁文屏蔽、重则公司被约谈停业,甚至还有BL作者天一重判十年半的殷鉴不远,「自我审查」形成每个相关人等与单位内心风声鹤唳的小警总,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中国书房》自我监控+外包审查,中国网路文学平台哀鸿遍野

由新民网和上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主办的举报网路乱象活动海报

但即便人人自我设限,难处是「敏感词库」加密又不断更新,没有人能保证哪天会不会误触「涉黄(色情)」、「涉政(政治)」、「涉黑(暴力)」的地雷。网路盛传在平台上发表文章的敏感词禁令洋洋洒洒,诸如奇幻文学里「(建国后)动物不可成精」、涉黄标準为「脖子以下不能写」、涉黑标準是黑警、贪腐、官商勾结等情节也禁止云云。另有中国网文作者被告知无法通过审查,原因是文章里的「葡萄」引起不当联想、形容宝石「硕大」一词也遭殃。还有作者被警告,书名不能出现「恐怖」二字、现役军人不可以谈爱情。


中国书房》自我监控+外包审查,中国网路文学平台哀鸿遍野

(取自pixabay)

儘管没人知道葡萄如何牵涉淫秽色情或血腥暴力,总之网路文学自律的结果,导致当前中国的网路文学平台推出的文章多为日常向、轻鬆向。

雪上加霜的是,近日更有网路耳语指出:今年的重点还包括严打「甜宠爱情」,理由为「现实爱情并非一帆风顺」。虽然消息来源未获证实,但林林总总的思想审查「成果」,已引起遍地哀嚎和质疑:「那我们还剩下什幺可以写/读?」

扫黄打非越演越烈

想了解中共的内容审查制度,必须从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负责组织查处的「扫黄打非」行动说起。

「扫黄打非」是中国特有的政策专用术语,是以「维护国家安全」、「净化文化市场秩序」为名,进行的思想控制行动。执法部门为中国「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简称扫黄打非办),为中共中央宣传部成立于1989年的内设机构。例如在北京奥运、上海世博与两会两节期间,加强思想市场(出版品)的监管工作。

自2014年起,扫黄打非办为了达到常年化、行动化的目标,开始每年发起全国各地办公室重点排查的「净网」(主要针对文学网站)、「护苗」(查处涉黑涉黄出版品)、「秋风」(整治新闻传播秩序)等专项行动。

今(2019)年尤其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因此扫黄打非的领导层级特别高,是由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督战,副部长亲自执行;打击範围也特别广,扩及各种视听娱乐、电视电台、纸媒网媒、直播等全面深入扫蕩;时间也特别长,除了表订3至11月的8个月期间,据传实际将持续进行到2021年底。

重点是,今年初,一份出自扫黄打非办的公告就明文指出:「做为庆祝新中国70岁大寿的贺礼,这波行动,势必会『做出』几个『典型』出来」,以兹年底重点报告(政绩、表功)之用。

于是,咸认为最大、最成功的知名网路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就被以「对于用户发布违法违规信息未尽管理责任」的理由,勒令于全面整顿期间必须停止营运,以达到切实「净化」网路环境。

根据估计,起点中文网因此一夕消失了近120万部作品,如今除了首页充斥「严肃整改、随手举报」的口号(注:2018年底扫黄打非新规,举报最高奖金60万人民币),更将举报化为竞赛活动,鼓励全民当抓耙仔。

中国书房》自我监控+外包审查,中国网路文学平台哀鸿遍野

而5月下旬,连占中国女性读者八成市场、拥有1600万用户的晋江文学城,也被迫关闭部分分站,展开自纠自查。有网友表示,晋江多年来早已自我阉割(自我审查最严),乾净到让当局只能拿15年前的两篇文章点名开刀,为的就是「立典型」。被查处的文中,不足400字的内容非但没有性交情节,也没有具体器官的描写,可是就足以被打成严重等级最高的淫秽文。

5月的同期间,中国最热门的线上论坛、全盛时期拥有15亿用户的「百度贴吧」,无预警清空2017年以前整整15年的老帖。一时间用户遍地哀嚎,以「火烧巴黎圣母院」、「火烧亚历山大图书馆」的严重程度来形容比拟。不过目前只知此事件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发生,未能确定是否与这波打击行动直接相关。

政府立案的言论审查公司

回到前述的「风控师训练营」。经过这场索费4500元人民币(约两万多台币)的训练之后,人民网总共发出67张「互联网内容风控师(初级)证书」。有网民便嘲讽:「教人怎幺做奴才还要收费」,这种事只有在中国才干得出来。


中国书房》自我监控+外包审查,中国网路文学平台哀鸿遍野

课程学员展示风控师证书(王乃宽摄,取自环球网)

举办内容风控师训练营的这家公司,同时也是政府立案的言论审查公司,是市场唯一能为企业提供外包审查的单位。

美国的财经新闻网《Quartz》于4月就有一份报导指出:做为政府喉舌的官媒、自称中国最具影响力与权威的《人民日报》,开展一项令人大开眼界的新兴业务「内容风险控管」,让people.cn突然成了股市宠儿,使投资者意识到难以置信的营利潜力而纷纷涌入。自2019年1月以来,3个月内股价即迅速翻涨两倍,飙升至325%。

中国的内容审查,已经严重到让内容风控师、外包审查成为一门具「强烈中国特色」的新兴职业与行业。如今新媒体不得不仰赖为政府喉舌的《人民日报》审查官,来加强确保所有内容都遵守党的路线、符合官方限制,以避免付出更昂贵的代价。

有网友形容,这是向一个强有力的、真正足以代表「党的意志」的组织「买保险」,而投资者也乐于加入,一起向新媒体收「保护费」。

网路文学创作牛步化

话说新媒体在自我审查的操作上,有敏感词库的AI比对、自雇风控师的人工比对、与前述的外包服务等三层。据晋江文学网高层指出,今年这波大动作的扫黄打非,已使晋江为了「保洁」,一篇文章需经过包含AI、人工、外包,至少7次审核之后方能面市。令人咋舌的是,文章作者对旧文的任何修改,也必须重新进入7次审核的轮迴。

或许因为层层把关极为耗费资源,晋江文学城一度订下新规:用户必须付费方能修改自己的文章,以减轻(或协助负担)重新审查的额外成本。这项措施后来因作者的群起抗议而取消,换来的代价就是审核牛步化,以及新文章的发表遥遥无期。

而爽赚新媒体两层皮的people.cn,不只外包审查服务、开办训练营,在7月初更以「央媒携优势资源跻身付费阅读领域」为标题,正式宣告与量子云、瀚叶合作发展网路小说,成立「人民阅读」公司,高张「为广大民众提供无害阅读内容」的旗帜,强势瓜分新媒体市场。


中国书房》自我监控+外包审查,中国网路文学平台哀鸿遍野

人民网上的报导(撷自people.cn)

日益收紧、严打的审查制度,极为讽刺地创造了蓬勃的商机。无论奖励作者举发同行或people.cn的新兴业务,裁判兼球员的打击「道德汙染」的行动,是否反而成为少数既得利益者以营私为目的的批斗与整肃大赛?只能留待民众的观察与公评。

有网友对此不禁感叹,这是文革2.0版,长此以往,最后恐怕电视上只剩「超英赶美」的抗日神剧可以看,书籍只剩《毛语录》与《习近平思想》可以读。

「描写恶就会把人教坏吗?这只是政府反映出对自己多没信心。明明文学通过(描写恶的)这个过程,也可以引导人的思辨。反之,扼杀文学的生命力,也不保证就会通往正确之路。」不仅对个人如此,对负责思想审查的单位亦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