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母亲被杀案‧与被告是同居情侣‧陈志康坦承亲密关係

2020-06-06

DJ母亲被杀案‧与被告是同居情侣‧陈志康坦承亲密关係(吉隆坡讯)MyFm电台DJ陈志康“出柜”!他週二在庭上承认他与涉嫌杀死其母亲的被告林康伟(译音,或称Kenny)有亲密关係,两人是同性爱侣。经历12次展延后,“MyFm电台DJ陈志康母亲黎金莲被杀案”终在週二开审,第一名证人是死者儿子陈志康(32岁,电台DJ),他供证时向法庭坦承一切。当主控官珍莎米拉询及他和被告是否拥有性(Sexual Nature)关係时,他吸一口气后说:“我们拥有亲密关係,之后是伴侣。我们是朋友,我们是爱人。”他指出,他和被告林康伟曾是亲密的情侣,认识不到一个月即从朋友变成好友,续成为约会伴侣后,再演变成亲密的同居情侣关係,甚至不避嫌地两度称被告曾是其“男朋友”。认识一个月后约会他忆述,案发那一年(2011年)的2月,也就是农曆新年期间,他决定搬回家和家人一起住;当时经哥哥陈志皓的介绍认识了被告,之后就更进一步发展关係,成为约会伴侣及男朋友。“我认识他(被告)时,觉得他成熟和善解人意,不到一个月我们就成为好朋友,之后就开始约会了。”陈志康披露,两人开始交往时,有时候他会于一週内到被告位于双溪威(SungaiWay)住家留宿一两晚,但更多时候是后者待在他家,和他的家人一起,他们之间的关係可说是非常良好。“Kenny(被告)是一个自由工作者,不需要每天在特定的时间上班,而每当我上班的时候,他都是待在我的家,和我家人尤其是母亲在一起,而我放工时,他都会来接我下班。”他说,Kenny几乎很少回去自己位于双溪威的住家,大概一週只是回去一晚而已,有时则是回去探望住在附近的父母。问及被告到底是几时正式和他同居,陈志康直言已不记得了,只是当初刚认识时是农曆新年,但Kenny在这期间几乎都待在他家,迟至凌晨3至4时才离开。“Kenny睡在我的房间,因为我家的女佣准证期限结束,他为了要有人照顾他和我的妈妈,就把自己家的女佣也接过来我的家。”他说,让Kenny住在他的家,并和家人尤其是爸爸妈妈在一起相处,主要是他认为两人能够“互相信任”,只可惜最后事情发展并非如他所愿。多次告诉被告只要妈妈还在就不搬我和Kenny说过很多次,只要妈妈还在(活着)的一天就不会搬出去住!”,未料,陈志康妈妈就在住家前遭人刺死,而嫌犯则是Kenny。Kenny不满家人佔好处陈志康披露,他与被告交往和同居后,两人间的谈话都离不开他的家人,被告一直对其姐姐陈美施、姐夫刘毅勤、哥哥陈志皓及母亲黎金莲颇有微言。“Kenny不满姐夫和哥哥一直佔我好处,哥哥对家里不负责任,而妈妈则一直纵容这些事情。我开始发觉他一直投诉我的家人。”他指出,Kenny还一直要他就这些事质问家人,而他则反问Kenny为甚幺还要继续住在他的家,Kenny当时回答说,“因为我爱你,所以要继续住在一起”。但这些事端一再让他和Kenny吵架,后者甚至一再要求他搬离住家到外面同居。“我真的很爱我妈妈,妈妈没有工作,时常一个人在家,所以我告诉Kenny很多次,只要妈妈还在(活着)的一天,我都不会搬走。”母曾要求陈志康在家住提及母亲跟他最后的谈话,陈志康表示不是记得很清楚,只记得在事发前4天母亲曾挽留他,求他继续留在家住,并说他并不知道被告的一些事情。他说,被告一直要求他搬出去同居,而母亲对他说:“我只要你开心,也不能阻止你,我已经六十多岁,你还能有多少天可以看到我,他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他多次跟被告表明不要搬家,并跟他解释原因,但被告却不死心,并称声两人同居后,就可以完全拥有他。他指出,两人经常为此事吵架,因为他表明要跟母亲与家人同住,随后他要求被告离开他,因为他最亲近的还是自己的家人。后来,他再也没有见到被告,直至命案发生。被告疑陈志康出轨常吵架交往两三个月后,被告因怀疑陈志康在外有第三者而开始争吵不断,半夜三更吵架之余,甚至还曾大打出手,导致他额头流血。陈志康指出,他一直以为被告非常独立和善解人意,所以才让他成为自己的约会伴侣,只是后来被告一直投诉他的家人,甚至还演变成认定他出轨,在外面拥有第三者。“Kenny变得对这件事妒忌心很重,(那你是不是有第三者?)没有!”他续说,Kenny常在半夜时分和他吵架,他当时可是在床上睡觉,Kenny一直要他对所谓的第三者课题解释,有时候甚至还侵犯他的隐私,查看他的手机内容等,而Kenny还潜入他的办公室检查。“他一直告诉我,这都是他爱我的方式,他很在乎我,可是我无法再承受这一切,因为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生活。我们几乎一个星期有3次在半夜吵架,试问我无法在晚间睡好,又怎能工作?我的精神很紧绷!”他披露,有时候两人还曾因争吵而起肢体冲突,他的额头因而流血,只是他没有追究;同时当下他开始发觉被告其实不是如他所想般善解人意,因此他欲结束和被告的情侣关係。辩护律师团阵容鼎盛辩护律师团阵容鼎盛,被告除了委任首次面控时的代表律师史丹利奥古斯丁外,更找来总检察署前第二律政司拿督斯里尤索夫担任首席辩护律师,其余辩护律师包括资深前副检察司黄昌杰、着名律师林冠权和卡玛鲁希山。尤索夫可说是刑事诉讼领域的资深专家。之前,他在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再次被控肛交案中担任主控官,曾负责多宗大案的检控,后来才离职开设律师楼成为私人执业律师。从穿着动作认出兇手是被告提起母亲黎金莲被杀的闭路电视录影片段,陈志康声泪俱下,直言通过片段中杀人兇手的穿着、身高和动作,他辨认出兇手就是被告林康伟。较后,法庭播出片段,陈志康再度哽咽。法庭所播放的闭路电视录影片段显示在晚上9时14分,死者黎金莲驾车回家,遭一名兇徒刺杀的过程。电眼拍到兇手戴头盔陈志康在庭上指出,闭路电视录影清楚可见,案发当晚妈妈如常从跳舞班回家,把车停在屋外后按下铁闸遥控器步向大门,突然有一名戴着头盔的男子从左边录影盲点沖出来,把她拖向铁闸处。“妈妈被捅了一刀然后跌倒在地上,兇手捡起刀子后再捅…再捅…再捅我妈妈的身体,妈妈在反抗,之后倒在地上,兇手就取走遥控器开门离开。妈妈就这样躺在血泊中。”他说,依据闭路电视录影中兇手的外形、身高和动作,他脑里浮现的就是被告。后来,他也在主控官引导下重申,虽然片段中的兇手戴着头盔,但他观察到对方的牛仔裤、鞋子、打扮穿着及肢体动作,脑海中只想到被告。陈志康说,被告的鞋子不多而且爱穿双重染色牛仔裤,再加上被告是运动员,跑跳时会将重心放在脚尖,因此他可辨认出兇手就是被告。为了进一步证明他确实能够辨认出兇手的特徵,他向法庭提呈4张照片证明被告曾穿过闭路电视片段中兇手所穿的牛仔裤与鞋子。此外,他提及,事发时,家中的一只狗并没有对兇手入屋杀人的举动发出吠声,因此他认为对方是爱犬熟悉的人。早前,陈志康在供证时说:“我家共有4个拍摄家里不同位置的闭路电视,主要铁闸、大门、第二客厅和饭厅各有一个,还有打开铁门的遥控器等事项,我都通通告诉过被告。”他忆述,两人分手后,被告还曾拿着他住家的钥匙潜入家里,而他因此换掉家里所有锁头和门锁。他披露,案发当晚他正与友人吃晚餐,哥哥来电通知妈妈被谋杀,他马上赶回家,当时很多邻居围绕住家,而警方不愿意让他触碰母亲的尸体,只是询问有甚幺人会对其母亲不利。“我说没有,妈妈是一个很慈悲的人,我想到的就只有一个人,就是他(被告)。”被告常载送死者上舞蹈课陈志康披露,Kenny是一名自由工作者,除了在蒲种拥有补习中心,还在哥打白沙罗拥有一所髮廊,平时也通过股票和产业投资获利,还有很多产业收租。“Kenny不如我般,要在特定时间到办公室上班,他平时都是待在我家办公,见我妈妈的时间比我还多,妈妈没有工作,每天傍晚就是到社区民众会堂上跳舞班。”他指出,平时几乎都是被告载送他妈妈前往跳舞班,而之后就等他放工吃晚餐看电影;并说“那时候我们的谈话都是围绕着我家人,他很坦白地说不喜欢我家人、我妈妈。”当主控官问为甚幺时,他解释,基于他是娱乐界公众人物,有很多粉丝或支持者把他当成偶像,所以平时粉丝们会到他哥哥的店或前往接触他的妈妈。“我曾郑重向我妈妈解释,我为甚幺不喜欢这样,因为我不认识这些人,不知道他们会对我母亲做甚幺,妈妈当时觉得有点尴尬,答应我不会这样了,但之后她还是这样,我妈妈是一个很友善的人。”被告不愿分手禁锢志康谈及分手时,陈志康指被告不愿意接受,而把他禁锢在双溪威住家内。他说,被告那时候要求他前往双溪威住家解释第三者课题时,他觉得一切都受够了所以提出分手,未料被告把铁闸锁上,不让他出去。“我记得隔天很早要到工作的拍摄地点,所以必须要出去,我打电话给我们两个人都认识的女性朋友,告诉她如果再过15分钟后不见我就马上报警,他最后才让我离开,这个是令人难忘的争吵。”“还记得有一次,他不愿意让我到玻璃市拍摄农曆新年MV,但我一定要去,当晚我很迟才到玻璃市,隔天很早就要展开拍摄,但是他半夜打给我说他驾车来玻璃市找我时,汽车在半路上抛锚了。”他续说,Kenny当时说自己在稻田附近,而他要求Kenny到附近向路人求救,可是Kenny就硬要他过来帮忙,让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整个人好像疯了。“在我母亲被杀后,他的朋友才告诉我,他当初这幺做就只是为了要引起我的关注而已!”新闻背景遭兇徒埋伏刺5刀毙命陈志康母亲黎金莲是于晚上9时左右,返回位于泗岩沫泗维花园住家时,遭埋伏的兇徒狂刺5刀毙命。兇徒得逞后,还抢夺死者住家的自动门钥匙自行开门离开,而兇手的干案过程皆被闭路电视拍下。警方在事发隔天,通过闭路电视录影迅速逮捕被告,即现年30岁的林康伟,并于带上吉隆坡推事庭面控。控状指出,林康伟于晚上约9时45分,在吉隆坡泗维花园乌当哥打斯路,门牌3/194B的住家庭院致死黎金莲(63岁,家庭主妇),抵触刑事法典302条文(谋杀),并可在相同法典条文下治罪。由于面对的是谋杀罪名,被告一旦罪成,唯一刑罚是死刑。‧2013.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