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房》寒冬里的2018年出版业,有人燃了几把火

2020-06-15

中国书房》寒冬里的2018年出版业,有人燃了几把火

照片:pixabay

2018年法兰克福书展结束后,有人将主办单位发布的内容产业报告做了个小结:「数字依然下滑,政策依然紧缩,版权依然稀缺,大书依然没有。」——这个印象同样适用于今年的中国书业。

整个2018年度,经济下滑,书号收紧,电商盘剥(辗转剥削),知识付费「侵地」,纸价疯涨,人员重度流失……前几年的老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又来了。

「负利时代来袭,出版业应如何自处?」今年年中,业内媒体抛出了这样的问题,眼下又到寒冬「盘点」时节,出版社来到年底,交了怎样的答卷?笔者试着从自己有限的观察,列举几个闪光的回答。

业务拓展:出版社做起文化服务提供商

2018年5月,上海静安SMG快闪店、上海电影博物馆快闪店等思南书局快闪店流动版,在上海全市推进展开。除了思南的系列阅读文化活动之外,「陆家嘴读书会」和「学习读书会」同时也在浦东启动;朵云书院.广富林店、思南书局.皋兰路店等新型的实体书店也相继开业。世纪集团表示,这一系列新型阅读空间的创办,是该公司大力推进实施内容服务「双轮驱动」战略的一部分,积极谋求从文化内容生产商转型成为文化服务提供商、文化空间运营商。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陆家嘴读书会」,由世纪集团旗下的文景出版公司承办,以新服务、新社群、新形态,做高品质、全媒体、现象级活动为文化定位。由陆家嘴图书馆引进世纪文景公司及旗下知名作者等资源,为广大的金融白领量身定製,每週举办一场面对面的阅读分享活动。




取自:知行READING

有意思的是,文景公司图书的「用户画像」(User Profile,用户属性)大部分就集中在具有较高消费能力的白领阶层。与之类似的是,10月在上海宝山地区开幕的「行知读书会」,由世纪出版集团旗下的上海书店出版社负责运营,以老派上海文化为主打内容,也与该出版社的主要图书範围相符。

做为上海最大的出版集团,相对于那些在不同领域「开花」的出版集团,世纪集团一直专注于出版本业。今年的一系列举措让人眼前一亮,既活化了出版社的作者资源,激发了编辑的跨界活动能力,也为图书与读者的接触打造出全新的空间,实为传统出版社站稳内容的经营,再向新领域「进击」的优秀典範。

反攻知识付费:将「长尾读者」变成「忠实用户」

2018年,知名平面媒体《三联生活週刊》加快向知识付费领域扩张的步伐。继2017年5月《三联生活週刊》线上知识付费平台「中读」App上线后,2018年2月22日,该刊与专为知识付费平台提供裂变行销服务的行销公司「运营深度精选」联手,发起在微信平台推广「三联中读」的行销活动。

在该项活动中,消费者只要支付68元人民币即可在线上获得《三联生活週刊》过往10年的刊物内容,并可获赠名家知识分享、职场课程和成功学书籍等。会员入会后还将生成专属二维邀请码海报,若能邀请其他人透过该二维码成为会员,海报拥有者可获得34元回馈金,并可依人次累计。

这项活动引发读者广泛关注,由于反应热烈,活动第二天(2月23日)上午9点,「三联中读」App因流览量过大而瘫痪,不得不暂时中断行销活动。截至中断时,购买App会员的人数已超过5万4000人。

比起分销的「魅力」,更多人买单的还是对「三联」所代表的传统纸媒的一份情怀。所有人都知道,内容竞争力是传统媒体的一张王牌。「中读」内容总监俞力莎过去是《三联生活週刊》记者及《新知》杂誌编辑,她将「中读」定位为「综合知识服务商」。她表示:「三联週刊只是「中读」的内容之一,之后还要与整个集团的图书出版结合,希望在中读这个平台上打破界限,实现融通。」

这一年来,「中读」推出的几个音频专栏,保留了三联的「书卷气」和严谨态度,其中可以看到他们连结传统内容和新式媒体的尝试。兹举两例:《我们为什幺爱宋朝——宋朝美学十讲》,从《清明上河图》、理学、宋词、茶道、宋瓷、书法、宋画、名物、雅集几个专题解读「宋朝之美」,包括邓小南、郑培凯、扬之水等在内,来自故宫博物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香港城市大学等10位学者组成的国内顶尖讲师阵容,号称「把宋朝学术圈的半壁江山都搬来了」。

另一个专栏《了不起的文明现场:跟着一线考古队长穿越历史》,邀请包括李零在内的领军学者及10位一线考古队长,揭祕考古界近百年来最重磅的10个文明大发现。

中读的音频课每次借助各大公众号分销推广,都会在读书人圈子中引起「刷屏」。这些对喜马拉雅等知识付费大平台的音频不屑一顾的「读者」,很多都自然转换成了中读的「用户」。

传统纸媒和纸本书籍所培养的阅读习惯,与藉由网路创造的学习方式之间,有没有一种新的获取知识的形态?在俞力莎看来,无论是热衷知识付费的小镇青年,还是坚持看书写信的年长读者,他们都是传统媒体要承接、培养的用户。正如她所说:「互联网公司在年轻人群中发挥了培养用户、验证市场需求的作用,而我们则要更加服务好这些长尾人群。」

纸书复古:让高贵的重回高贵

2018年,一个名叫「草鹭」的图书品牌闯入了读者的视野。这个彙集陆灏、毛尖、恺蒂等老牌文学杂誌《读书》、《万象》作者群的品牌,由着名出版人俞晓群主持创办,可算是90年代风靡读书界的「脉望」品牌的「还魂」重生。以出版个人文集和收藏级精装书为特色,隆重复古之势为纸书带来了新鲜风气。

11月底「草鹭俱乐部」公众号发出的一篇文章里,贴出了草鹭首席装帧师胡瑾针对1980版《围城》所做的一次装帧改装。新版採用欧洲古典装帧工艺,胡瑾表示,装帧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便是三面书口的打磨和烫金,因为1980年版《围城》的纸张十分脆弱,她反覆试验,改进工艺,才终于在书籍的三面完成光滑漂亮的烫金。封面的装帧材料选用法国山羊皮,封面主图亦以羊皮拼贴而成。此外,为减少书籍与空气的接触,更加保护书籍,装帧师还为此书製作了全皮书盒。事实上,这是草鹭为特装本《围城》上市前推出的一次暖身活动,文章下方留言读者的热烈回应,为高端精装书籍市场指明了方向。

草鹭的尝试不止于书,计画中还有一系列礼品、衍生商品、创意作品、包装设计,甚至还预计请造纸厂参与设计,将带有草鹭浮水印的内页纸製造出来。它们会出现在一些草鹭精緻的产品,比如《傲慢与偏见》、《呼啸山庄》、《老实人》、《安徒生童话全集》等世界名着的设计之中。很多人都说,出版业的持续遇冷,会让小众书灭绝,但草鹭的尝试似乎给出了相反的答案,其中关键在于图书的明确做法和读者的精準锁定。

回顾2018年的中国出版,实在很难看到昂扬的画面。但把目光放远一些看,中国出版业自90年代「黄金时代」之后,似乎一直都在寒冬,出版业者彷彿早已经习惯了「凛冬将至」的预言,该屯粮的屯粮,该宴饮的宴饮。反倒在纸本书一直被唱衰的现在,留下来的做书人都找到了继续前行的动力。各方压力倒逼的尝试,各种跨界带来的刺激,让中国出版业呈现出一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新鲜劲。大家各自奋力燃起火把,照亮漫漫长夜——这本就是出版最美的意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