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者家长自行决定‧学巴新收费1月生效

2020-06-15

业者家长自行决定‧学巴新收费1月生效(吉隆坡讯)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宣布废除学生巴士收费顶额,学巴收费将交由学巴业者与家长决定,这项措施将在明年1月生效。该委员会主席丹斯里赛哈密指出,由于很多学巴业者没有遵从商业车辆注册局(LPKP)制定的收费,徵收超出规定数额的学巴收费,因此委员会决定让家长与学巴业者决定车资,当局将监管与监督学巴业者的收费。接家长投诉才展开调查他说,很多学巴业者自行制定的收费都是纳入各种包括燃油与维修费涨价的成本因素,由家长来承担这笔开销,因此决定让学巴收费市场化。他强调,该委员会只有在接获家长的投诉后,才会展开调查及採取行动。“我举例阿米努丁巴基学校去士迪亚旺沙距离15公里的收费原是57令吉,但实际收费却是每月106令吉;史里肯邦安3公里路程收费原是33令吉49仙,然而实际收费却是每月45令吉。”赛哈密週五在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总部召开记者会时,如此表示。出席者尚有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首席执行员莫哈默努伊斯迈。他说,学巴收费自2009年开始依据商用车辆注册局制定的顶额,然而自2009年开始燃油价上涨18至20%、维修与保养费涨20至30%,更换轮胎费也涨了30至50%,造成业者收入有限。他表示,很多学巴业者要求委员会更改收费制度,调涨20%,但很多业者都没有遵守现有收费制度。“在城市首1公里收费是27令吉43仙,接下来每公里收费2令吉2仙;乡区收费原是20令吉61仙,接下来每公里是2令吉2仙,但已经没有业者遵守上述制度了。上述制度都没人遵守了,更别谈收费顶额。”收费市场化不担心乱涨价询及让学巴收费市场化,将造成业者可能漫天涨价一事,赛哈密表示,根据他与学巴公会的接触了解,他对业者很有信心。他认为,学巴业者对学生其实很有爱心,只是想赚取额外收入,无奈成本上涨造成他们收入“刚好够用”,因此相信业者不会永久性胡乱涨价。他称,即使家长对收费上涨颇有怨言,但根据当局调查显示,大部份家长都愿意遵从业者要求,即使学巴收费上涨也会付。“因为非法学巴业者很多,我们相信在让学巴收费市场化下,更多人申请学巴驾照,在这项制度下,我们不会控制申请学巴驾照人数,有供应证明有需求。”交通法令对付乱涨价业者询及委员会援引那一项法令对付漫天开价的学巴业者,赛哈密表示,当局会使用陆路公共交通法令对付,并依据家长的投诉作出调查和监管。“我们可使用消费人价格法令或燃油涨价机制调查业者的收费是否涉及暴利,一旦证实,当局可提控他们到消费人仲裁庭或吊销执照。”针对学巴顶额收费被废除新制度,是否会用在其他公共交通制度上,赛哈密说一切视乎新制度的成效,除非该制度接获很多家长投诉,那当局会重新探讨新制度。询及部份学巴业者串谋制定收费,除了竞争法令,当局是否有足够的法令对付涉及业者时,赛哈密说,我国仍有充足法令对付这些业者,只视乎当局是否採取执法行动。他补充,若该收费不会造成负担,家长也没投诉,委员会不会插手,但不表示他鼓励业者串谋制定收费,而是在新制度下共同拟出学巴收费。促公众申请学巴驾照赛哈密提及,当局欢迎公众申请学巴驾照,不需合约,只要没有犯罪记录、危险驾驶记录,同时获得学校首肯,委员会就会发出驾照。他强调,在学巴收费市场供应需求化下,消费者需行使本身权利,因为一旦学巴业者收费太离谱,消费者可选择不使用有关学巴服务。他披露,根据学巴公会数据显示,我国共有3万名没有注册的学生巴士,这些包括货车与私家车,委员会也常採取充公行动,然而被充公的学巴业者却向他哭诉。“有这幺多非法学巴证明有需求,如果我们取缔这些非法学巴,也造成学生没巴士可搭,因此委员会公开让所有人申请学巴驾照,让他们成为合法学巴业者,让学巴业更具竞争力,间接提昇服务素质,学生也可享有更舒适更好的服务。”他也说,目前共有1万5000辆学巴,当局为逾2000名学巴业者提供安全训练,让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以及照顾孩子安全。他补充,委员会也允许不超过12年车龄的学巴充作导览用途,如业者可在週末或学校假期时乘载公众或游客,赚取额外收入,旨在希望学巴业者不会一直要求委员会调涨学巴收费;而委员会也允许让学巴赚取广告收入。勿捆绑制度让市场决定供需至于学巴收费顶额被取消,委员会表明不能随意涨价,是否有制定盈利收费标準,赛哈密表示,人民不该经常让制度捆绑,最佳方案是让市场决定供应和需求。“家长可在这制度下做决定,毕竟是家长付钱,我们希望家长和学巴业者有更进一步讨论,善用消费人身份和权利。”他指出,政府也为学巴车龄超过25年业者提供更换学巴1万令吉回扣与7年2%的贷款利率,国家储蓄银行也提供15万令吉顶额贷款。他说,委员会将简化申请学巴驾照程序,政府也在去年财政预算案提供乘搭学巴上学的学生免费意外保险计划,包括不幸终生残废可获10万令吉赔偿。‧2014.10.03